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典型案例發布
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典型案例(第二批)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 發布時間:2018-12-04 12:15:50
  目   錄
  一、張某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
  二、中科公司與某某縣國土局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糾紛案
  三、王某平等人與某某港公司合同糾紛案
  四、北京某源公司與某某匯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五、天新公司、魏某國申請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國家賠償案
  六、李某飛、騰飛龍公司執行申訴案
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典型案例
(第二批)
  一、張某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
  【典型意義】
  我國改革開放后的一段時期,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不夠完善,一些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發展有一些不規范行為。習近平總書記在11月1日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強調,對一些民營企業歷史上曾經有過的一些不規范行為,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問題,按照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的原則處理,讓企業家卸下思想包袱,輕裝前進。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以下簡稱《產權意見》)亦明確要求“嚴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舊法之間從舊兼從輕等原則,以發展眼光客觀看待和依法妥善處理改革開放以來各類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經營過程中存在的不規范問題。”本案張某強借用其他企業名義為其自己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雖不符合當時的稅收法律規定,但張某強并不具有偷逃稅收的目的,其行為未對國家造成稅收損失,不具有社會危害性。一審法院在法定刑之下判決其承擔刑事責任,并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雖然對于本案判決結果,被告人并未上訴,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基于刑法的謙抑性要求認為,本案不應定罪處罰,故未核準一審判決,并撤銷一審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最終,本案一審法院宣告張某強無罪,切實保護了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將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和《產權意見》關于“以發展眼光客觀看待和依法妥善處理改革開放以來各類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經營過程中存在的不規范問題”的要求落到實處。本典型案例對于指導全國法院在司法審判中按照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以發展的眼光看待民營企業發展中的不規范問題,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基本案情】
  2004年,被告人張某強與他人合伙成立個體企業某龍骨廠,張某強負責生產經營活動。因某龍骨廠系小規模納稅人,無法為購貨單位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張某強遂以他人開辦的鑫源公司名義對外簽訂銷售合同。2006年至2007年間,張某強先后與六家公司簽訂輕鋼龍骨銷售合同,購貨單位均將貨款匯入鑫源公司賬戶,鑫源公司并為上述六家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3張,價稅合計4457701.36元,稅額647700.18元。基于以上事實,某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張某強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裁判結果】
  某州市人民法院一審認定被告人張某強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張某強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張某強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檢察院未抗訴。某州市人民法院依法逐級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認為,被告人張某強以其他單位名義對外簽訂銷售合同,由該單位收取貨款、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其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某州市人民法院認定張某強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屬適用法律錯誤。據此,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核準并撤銷某州市人民法院一審刑事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該案經某州市人民法院重審后,依法宣告張某強無罪。
  案例索引: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刑核51732773號刑事裁定書。
  二、中科公司與某某縣國土局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糾紛案
  【典型意義】
  當前,地方政府在發展地方經濟過程中以“新官不理舊賬”、政策變化、規劃調整等理由違約、毀約,侵犯了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行為不同程度存在。對此,《產權意見》明確要求:“大力推進法治政府和政務誠信建設,地方各級政府及有關部門要嚴格兌現向社會及行政相對人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諾,認真履行在招商引資、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等活動中與投資主體依法簽訂的各類合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企業家健康成長環境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的意見》也明確要求:“研究建立因政府規劃調整、政策變化造成企業合法權益受損的依法依規補償救濟機制。”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法〔2018〕1號)則更具體要求:“對于確因政府規劃調整、政策變化導致當事人簽訂的民商事合同不能履行的,依法支持當事人解除合同的請求。對于當事人請求返還已經支付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投資款、租金或者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的,依法予以支持。”本案為最高人民法院二審改判案件,針對地方政府的違約毀約行為,依法判決政府有關部門承擔違約責任,有利于規范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中的不規范行為,嚴格兌現其依法作出的承諾,對于推動地方政府守信踐諾和依法行政,保護企業家合法生產經營權益,促進經濟持續平穩健康發展具有積極意義,對于處理同類案件具有典型指引價值。
  【基本案情】
  2009年,某某地方政府招商引資高科技項目,中科公司與某某縣國土局簽訂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并已實際占有、開發建設案涉工業用地。在中科公司積極投資建設過程中,當地政府調整了包括中科公司案涉土地在內的200余畝用地規劃。案涉土地被政府單方收回并由某某縣國土局另行高價出讓,由其他公司拍得并開發房地產。中科公司的投資建設被拆除,其損失未獲賠償。中科公司于2013年1月以某某管委會和某某縣國土局為被告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賠償損失。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以本案為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糾紛并非民事案件受理范圍為由裁定駁回起訴。中科公司不服上訴,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本案由一審法院審理。一審法院審理后,僅判決支持了中科公司地上物的基建損失,未考慮到民營企業的履行利益損失。中科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最高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地方政府招商引資出讓土地使用權給中科公司,后又單方收回另行出讓給案外人,導致案涉出讓合同不能繼續履行,客觀上終結了招商引資進程,違背了中科公司落地投產的意愿,構成根本違約,應承擔相應責任。中科公司請求解除合同并返還已經支付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投資款、租金及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依法應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綜合考慮某某縣國土局因違約行為的獲利、案涉工業用地的土地使用權利益、中科公司實際投入的資金數額、資金使用利益的損失及未來經營收益、市場風險等因素,判決某某縣國土局賠償中科公司直接損失及相關合同利益總計一千萬余元。
  案例索引: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終340號民事判決書。
  三、王某平等人與某某港公司合同糾紛案
  【典型意義】
  《產權意見》明確要求:“完善土地、房屋等財產征收征用法律制度,合理界定征收征用適用的公共利益范圍,不將公共利益擴大化。”實踐中,一些法院存在將同公共利益僅具有牽連關系的爭議排除在民事爭議范圍之外的片面做法,這一定程度上加大了產權人和企業家的維權成本,使得產權人和企業家的合法權益不能得到及時保護,甚至使其合法權益無法得到保障。本案中,王某平等人積極配合相關鐵路線路的施工,并得到了有關政府文件的認可,但之后的相關經營損失及員工誤工和遣散費等卻遲遲得不到補償。最高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政府并未對案涉礦場進行行政征收,王某平等人和施工企業就其案涉礦場的補償問題的訴訟,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不屬于行政糾紛。據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糾正了二審判決,維持了一審判決,支持了王某平等人賠償損失的請求,這有利于切實強化各類市場主體的契約意識、規則意識和責任意識。本案對于進一步合理界定征收征用的公共利益范圍,不將公共利益擴大化具有典型的指引價值。
  【基本案情】
  某鐵路客運專線規劃線路需穿越王某平等人投資經營的水田石礦場,因采石爆破會給穿越該礦場的隧道造成安全危險,某某港鐵路客運專線設計單位于2005年12月6日致函某某市政府,請求該政府協調關閉該水田石礦場。經某某市政府協調,水田石礦場停產,就有關關閉補償事宜由王某平等人與某某港鐵路客運專線建設單位通過協商解決。某某港公司成立后,亦同意協商解決水田石礦場停產補償事宜,并于2007年6月中旬致函某某市政府,委托某某市政府協調辦理水田石礦場的補償事宜。經某某市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多次協調某某港公司與王某平等人,某某港鐵路客運專線如期開工。水田石礦場于2008年2月收到預付補償款5000萬元,而對于雙方此前協商的生產線機器設備殘值、填土費、青苗費等補償款和經營損失、員工誤工及遣散費,則未得到補償。王某平等人于2014年提起訴訟,請求某某港公司支付拖欠的生產線補償費954.68萬元及利息損失約229.12萬元,賠償經營損失14378萬元及利息3450.72萬元,賠償員工誤工及遣散費648萬元及利息損失約155.52萬元。
  【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支持了王某平等人關于某某港公司支付尚欠補償款、經營損失、員工誤工及遣散費54410758元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認為,由政府部門主導關閉王某平等人經營的水田石礦場后,雙方因補償問題引發的糾紛,應當參照適用《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規定向行政管理部門申請裁決,不應作為民事案件受理。據此,二審法院裁定撤銷一審法院判決,駁回王某平等人的起訴。王某平等人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政府并未對案涉礦場進行行政征收,王某平等人和施工企業就其案涉礦場的補償問題的訴訟,屬于平等主體之間的民事糾紛,不屬于行政糾紛。二審法院將本案案由確定為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糾紛,并駁回王某平等人的起訴,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據此,最高人民法院再審判決,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再428號民事判決書。
  四、北京某源公司與某某匯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典型意義】
  “維權成本高,侵權代價低”系當前我國知識產權保護中的突出問題。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產權意見》明確要求:“加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治力度,提高知識產權侵權法定賠償上限,探索建立對專利權、著作權等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對情節嚴重的惡意侵權行為實施懲罰性賠償,并由侵權人承擔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提高知識產權侵權成本。”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也通過制定司法解釋、規范性文件、發布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等形式,不斷倡導采用裁量性賠償、合理開支單獨計算等方式提高商標侵權等知識產權案件賠償數額。本案最高人民法院在認定侵權事實基礎上,綜合考慮權利人的注冊商標知名度,侵權人的主觀惡意、生產銷售范圍以及對相關公眾造成實際混淆的后果等因素,依據侵權人的獲利情況判決侵權人承擔了較高的賠償額,不僅使權利人受損利益得到有效救濟,也讓侵權人不因侵權行為而獲利,彰顯了人民法院著力解決實踐中存在的侵權成本低、企業家維權成本高等問題。本案人民法院在現行法律中并未規定懲罰性賠償制度的情況下,采用裁量性賠償方法,加大對知識產權侵權的懲罰力度,對于處理同類案件具有典型指引價值。
  【基本案情】
  北京某源公司系 商標和 商標權利人,核定使用商品為第32類,主要是果汁和果汁飲料等。該兩注冊商標經過大量使用和宣傳,具有較高的市場聲譽,并經國家工商管理總局商標局認定為馳名商標。某某匯源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三種水果罐頭商品上使用“ ”圖文組合標識及“ ”文字標識的、在網站宣傳中使用“ ”圖文組合標識及“匯源”文字標識。北京某源公司為證明某某匯源公司應當賠償的損失數額,提供了來源于某某匯源公司工商檔案中的《專項審計報告》,證明某某匯源公司侵權期間獲得的銷售利潤為1.03億元,營業利潤為9077萬元,同時某某匯源公司在其宣傳網站記載“預計年銷售額2億元”內容。 北京某源公司請求之一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1億元。
  【裁判結果】
  針對北京某源公司賠償經濟損失的請求,一審法院判決某某匯源公司賠償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經濟損失300萬元。北京某源公司認為賠償數額過低,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在確定商標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時,應綜合考慮案涉商標的知名度、侵權產品的類型與產量、侵權人的主觀惡意、侵權產品的生產銷售范圍以及相關公眾造成實際混淆的后果等因素。一審法院酌定賠償額僅考慮了水果罐頭的生產和銷售量,而沒有考慮某某匯源公司還侵權生產冰糖山藥罐頭和八寶粥等兩種侵權產品,且鑒于某某匯源公司主觀惡意明顯,為使北京某源公司受損利益得到補償,讓侵權人某某匯源公司的侵權行為無利可圖,根據北京某源公司所提交的某某匯源公司銷售額以及獲利情況的證據,最高人民法院判決,某某匯源公司賠償北京某源公司經濟損失1000萬元。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三終字第7號民事判決書。
  五、天新公司、魏某國申請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國家賠償案
  【典型意義】
  在刑事辦案實踐中,在處理企業家犯罪時混淆企業家個人財產和企業法人財產、企業家家庭成員合法財產的情況時有發生。《產權意見》對此明確要求:“進一步細化涉嫌違法的企業和人員財產處置規則,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和處置案涉財物時,要依法嚴格區分個人財產和企業法人財產。對股東、企業經營管理者等自然人違法,在處置其個人財產時不任意牽連企業法人財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亦明確要求各級人民法院:“嚴格區分企業家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產,沒有充分證據證明為違法所得的,不得判決追繳或者責令退賠。”本案中,人民法院嚴格區分了企業家犯罪所得和企業經營管理的合法財產,依法糾正了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對企業經營管理的合法財產的不當處理行為,充分將《產權意見》和最高人民法院上述司法政策落到實處,具有典型指引價值。
  【基本案情】
  魏某國原系某無線電服務部經理,該服務部于2002年8月22日改制為股份合作制的天新公司,魏某國任天新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無線電服務部自1993年起建立賬外賬資金。1998年起該賬外賬資金由魏某國掌管使用。某某市江陽區人民法院(2006)江陽刑初字第183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魏某國犯挪用資金罪,并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經某某省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于2006年7月14日收取了魏某國退交的20萬元贓款,另于2006年4月29日、6月21日、7月3日分別扣押天新公司資金121.20萬元、15萬元、25萬元,并將上述扣押款項分161.20萬元、20萬元兩筆交至某某省某某市財政局,該局《四川省行政罰沒收據》處罰摘要注明為“罰沒款”。
  天新公司、魏某國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請求:解除扣押或返還天新公司、魏某國被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扣押的企業及個人銀行存款及現金181.20萬元,并支付天新公司銀行存款106.90萬元、魏某國個人銀行存款4萬元的同期銀行存款利息。
  【裁判結果】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經審理認為,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扣押天新公司的資金161.20萬元,雖然包含魏某國個人保管的賬外賬資金,可能帶來違規違法管理資金的相應法律責任,但所保管資金所有權并未轉移,仍然屬于天新公司所有,故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扣押該161.20萬元資金系錯誤扣押案外人財產,應當在三日以內解除扣押、凍結,退還原主。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沒有依照上述法律規定及時將扣押的上述資金退還天新公司,而是將181.20萬元扣押資金按罰沒款處理,全部繳納至財政部門,處理不當。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應將扣押、處分的181.20萬元返還給天新公司,并支付相應的利息。據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決定,某某省某某市人民檢察院返還天新公司扣押資金181.2萬元,并支付扣押資金的利息180250.48元。
  案例索引: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2016)川委賠32號國家賠償決定書。
  六、李某飛、騰飛龍公司執行申訴案
  【典型意義】
  在人民法院審判執行過程中,對建筑物等財產超標的查封,不允許民營企業處分該超標的部分財產的行為,既不利于產權人充分發揮其財產價值,也侵害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產權意見》要求:“完善案涉財物保管、鑒定、估價、拍賣、變賣制度,做到公開公正和規范高效。”本案中案涉328套房屋被查封、評估后,案涉民營企業進行了復工,使查封的房屋實現了升值。申訴人據此事由向執行法院提起異議,請求中止拍賣,重新評估并解除超標的部分的查封,理據充分。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本案由執行法院重新對申訴人提起的事由進行審查,并根據查封標的物市場價值重新評估,解除超標的查封部分。本案處理有利于推動和規范案涉財物鑒定、估價、拍賣等制度的完善,確保被執行人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本案的處理,對于在執行中針對確定被查封標的物價值的同類案件具有典型指引價值。
  【基本案情】
  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執行許某某申請執行李某飛、騰飛龍公司民間借貸執行案中,查封了騰飛龍公司開發的案涉樓盤的328套在建房屋,并在評估后對案涉房屋啟動拍賣程序。李某飛、騰飛龍公司認為,案涉房屋被評估時正處于停工狀態;評估后,案涉房屋又進行了復工并已基本完工,共投入資金逾1億元,房屋價值已發生重大變化,但執行法院在擬處置程序中,并沒有對案涉房屋重新評估,仍以復工前的評估價值對房屋進行整體拍賣,屬于超標的查封和拍賣房產。李某飛、騰飛龍公司先后向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某某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異議和復議,請求中止拍賣,對案涉房產價值重新評估,并根據新的評估價格解除對超標的房屋的查封。李某飛、騰飛龍公司的申請相繼被駁回后,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
  【裁判結果】
  最高人民法院審查認為,案涉房屋在評估后又進行復工,執行房產的現狀及價值前后發生巨大變化,申訴人據此向執行法院提起異議,請求中止拍賣,重新評估并解除超標的部分的查封,執行法院駁回了申訴人的執行異議,有損害申訴人企業產權和其他合法權益之虞。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某某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對申訴人提出的相關證據材料未予審查,遺漏當事人請求。據此,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7)最高法執監401號執行裁定,依法撤銷了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某某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的執行異議裁定和執行復議裁定,將該案交由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查。
  該案發回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查期間,某某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基于其他事由,裁定中止本案的執行,支持了申訴人的主張。
  案例索引: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執監401號執行裁定書。
責任編輯:韓緒光
如何开通创业板